您的位置 首页 公司新闻

阿牛直播国泰君安股价大幅跑输沪深300 新掌门杀手锏“扩表\”?

  国泰君安给自营“加杠杆”,这是要走高盛的老路?  来源:翠鸟资本  数据来源:iFinD终端  文|翠鸟资本 

  国泰君安给自营“加杠杆”,这是要走高盛的老路?

  来源:翠鸟资本

  数据来源:iFinD终端

  文|翠鸟资本

  黄浦江头号券商国泰君安(601211.SH)换帅之后,悄悄发生了大转型。去年,国君董事长杨德红隐退后,继任者贺青走马上任。

  贺青有着丰富的银行保险领域从业经验,接掌这家大型券商后,成为了中国金融圈少有的“银保证”全能高层管理者。

  恰恰是因为有着这种跨界经历,这位新领导提升了国泰君安的“风险偏好”,贺青走的这步“险棋”,能让这家头部券商走向何方,仍是未知数。

  股价大幅跑输沪深300

  3月24日晚间,国泰君安发布2019年年报,核心数据如下:

  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9.49亿元,同比增加31.83%;归属于上市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86.37亿元,同比增加28.76%;

  根据证券业协会统计,2019年本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净资产、净资本均排名行业第2位,总资产排名行业第3位;

  企业机构客户数约4.3万户、较上年末增长22%;客户资产规模2.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6%;

  证券主承销家数1379只、证券主承销额5645.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9.1%和47.4%,分别排名行业第3位和第4位;

  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含席位租赁)市场份额5.75%,较上年增加0.21个百分点,继续排名行业第1位;代销金融产品月均保有规模1,619亿元、较上年增长13.9%,代销金融产品净收入排名第2位;

  伴随着不错的业绩,国泰君安大手笔分红:每股分配现金红利0.39元,占公司归母净利润的40%,比前一年增长了4%。

  虽然,舍得给股民分红,但国泰君安股价却不及头部阵营的其他机构。

  换个角度说,国泰君安的股价走势更似“拨浪鼓”:即使在2018年12月末市场低点入场,持有到现在,股价涨幅只有10%,跑输同期沪深300指数22%的上涨幅度。

  就在年报发布前,有投资者忍不住了,直接质问董秘,股价涨幅为何在券商板块垫底。当然,董秘的回复只是扔出了业绩快报。

  去年在国泰君安年中业绩会上,时任董事长杨德红也曾被股东现场质问同样的问题:为何股价涨不动。今年年报发布后,网络业绩会上公司再次被问及这个问题。

  官方的回复还是列举了业绩表现,最后说:“争取给投资者带来更好的回报”。

  新掌门杀手锏:扩表?

  去年9月份,国泰君安时任董事长杨德红辞职后,很快就找到了接任者——贺青,他此前在中国工商银行、上海银行担任高管,之后出任中国太保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

  执掌国泰君安后,贺青成为了中国金融圈的明星级人物,罕见地跨界“银保证”领域。

  担任国泰君安掌门人仅仅半年,他就使出了杀手锏:扩表。

  实际上,国泰君安扩表推升投资规模的最新举动可谓非常低调,但是翠鸟资本还是在最新召开的董事会决议中找到了线索。

  3月24日公司公布的决议公告中,有两项全票通过的议案投资者需要特别关注:《关于提请审议2020年度集团公司风险偏好的议案》及《关于提请审议2020年度集团公司自有资金业务规模的议案》。

  这对于一家大型券商来说,是非常大手笔的动作。议案通过后,国泰君安风险偏好定位为中等偏积极。

  决议指出:2020年度自营投资业务规模不超过中国证监会各项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规定上限,其中,自营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投资业务规模不超过2019年度合并净资本的80%;自营非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投资业务规模不超过2019年度合并净资本的320%;2020年度信用交易业务规模不超过2019年度合并净资本的230%。

  结合2018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可以看出,国泰君安在2020年可以说是大幅提升了自营投资规模。

  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自营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投资业务规模占比净资本为27.45%;自营非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投资业务占比净资本为133.4%。

  数据来源:国泰君安2018年年报

  2019年公司自营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投资业务规模占比净资本为41.75%;自营非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投资业务占比净资本为194.63%。

  数据来源:国泰君安2019年年报

  走高盛的老路?

  按照年报利润口径,国泰君安经纪、投行、资管、自营及信用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9%、9%、6%、30%及17%。

  明显可以看出,国泰君安的自营业务所占比重最大,这颇有点昔日高盛集团的影子,后者痴迷于做自营盘。

  要知道,作为华尔街大鳄的高盛,自营交易在上一轮金融危机前是其营收主力,甚至一直被质疑牺牲客户资金为自营业务“垫背”。

  国泰君安在年报中指出,去年国泰君安投顾人数同比增长26%,提高对富裕客户和高净值客户的覆盖度及服务的广度和深度,富裕客户和高净值客户数量同比增长35%和28%。

  但有一个关键问题并未触及,财富管理的对象是客户资产,自营业务是券商自有资金投资,后者是“亲生骨肉”。

  过去的高盛模式之所以让人诟病,就是其自营业务利益会凌驾于资管业务之上。那么,国泰君安通过扩表提升投资规模,特别是在权益资产操作中,又该如何平衡客户资产与自有资金的利益冲突问题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华财经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ok4.com/13322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